祖母绿论坛原创专区文学原创 → 女生


  共有377人关注过本帖树形打印

主题:女生

帅哥哟,离线,有人找我吗?
篮球迷
  1楼 个性首页 | 信息 | 搜索 | 邮箱 | 主页 | UC


加好友 发短信
等级:论坛游民 帖子:50 积分:718 威望:0 精华:0 注册:2014-11-23 19:29:08
女生  发帖心情 Post By:2018-2-5 11:49:45

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女 生

       孙女满了三岁,是上幼儿园的年龄。只因孙女出生日在八月三十一日之后,当年上不了公立幼儿园,就把她送进私立的作个过渡。这类园所属社会办教育,除了费用高出几倍之外,入园再没有任何门槛,而且大小混杂,来则不拒。所以在我的印象中,这只不过是个圈钱的保育团体,指望学习知识恐怕是没有着落。
       孙女去了几个星期,接送照常。这丫头有个优点,开朗大方,适应性强,除了肯上“学”外,并没发现有什么别的变化。
       接她回家的途中,要经过一排商铺,铺前的地界宽敞。每次到这里她都是蹦蹦跳跳颠过去,这天蹦跶只进行了一半,突然停下来。很认真严肃地告诉我,爷爷,我是女生。你是男生。我一怔,刚三岁的丫头片子,竟然知道用社会定位的词语表达人际差别!我惊奇地问她,是幼儿园阿姨告诉你的吗?回答“不是,是我自己发现的。”说完扬着小脸,噘嘴望着我。
       看着她骄傲的表情,显然,她对“女生”“男生”的涵义是懵懂的。而且,三岁的年龄,更不可能将男女性别的差异自行用校园语言表达。不过,孙女这前不着天,后不沾地的懵懂,改变了我是对幼儿园的看法。原来,孙女所在的地不是居委会的婆婆妈妈办的托儿所,她们釆用的是教学形式。在送孙女入园之前,总觉得高费用不划算,这个意外发现总算找回了一点心理平衡。
       凌子是女生,她是我的同事。企业单位里用男女生称同事,有点不伦不类。要责备,也只怪我这烂泥糊不上墙的德行。职场一辈子,从事的尽是“简单粗暴”的工作,这类场合一般是男人帮的地盘,女职工极少。因此,在职期间,极其羡慕机关办公室,觉得出入那样的地方很有面子,人员交往也文明高雅。有了崇尚文明的心结,所以对工作交道中凤毛麟角的女同事都冠以这样的雅称。
       我是九零年去的保卫科,这个部门是负责厂里的治安保卫,消防安全,也是个男人扎堆的地。整个部门只有凌子是女性,她负责科里的文案和内勤。据说她是湖大的毕业生,学校分配的意向是让她去中小学当老师。当时还残余文革的影响,教师不吃香,后来通过关系分到这里。
       保卫部门没有生产任务,只要排好人员的班次执勤、巡逻,厂内没有麻烦事找上门,基本上就叫“大功告成”。相对生产一线,是个非常清闲的部门。领导我们的科长又是个“无为而治”的头,所以科里的人员关系非常融洽。
        打麻将是科室内部娱乐的常项,中餐一完就摆开桌子,哗啦啦的洗牌声就响起来。牌局带点彩,总是有点刺激。凌子是女子,但赌性却不逊于男人。她打牌有个特点,爱整大的。有时牌局接近尾子,她手里的牌也听了胡,按道理就不折腾。她为了整大胡,宁愿把牌拆得稀烂。她打牌赢的时候少,输的时候多,但每次贏了,收获就蛮大。        有赌性并不意味凌子粗俗没有品位。有次凌子看我打牌,对家“碰”了一手牌。我为了抢对家的“杠”,将“碰”牌邻近的张子留在手里。凌子叫我打出这几张。我趁机调侃她﹕“你不懂我的心”。其他同事听了,觉得开心,顺着我的话进一步发挥∶“她只懂老公的心,懂你的就麻烦了。”凌子听了不气不恼,来了一个很俏皮的反击,说“司马之心,路人皆知。蒙眼瞎话,自鸣得意,又不怕成神经病!”在坐的听了,无不叫好!
       后来企业重组,凌子去了总部机关,我去了基层单位。重组的企业,事多,管理严。因此我们特别怀念之前的时光。每次我去总部办事,都要去凌子那里坐一坐,拉拉家常。
       前几天,我去总部办退休手续,听说凌子把女儿送到国外留学了。现在让子女出国,是个砸钱的投资项目,我估计是凌子的主张。
       一,留学的历史很久远,过去中国落后,只要出去见了世面的人,回国都成了高端人才。现在中国的经济和科技水平正在与发达国家的差距缩小,而且,国内和国外的人才培养规模不断扩大,这种趋势存在着“生产过剩”的风险,今后的留学生会不会如同先前那样风光,是个未知数。赌一把,拼运气,这是凌子的脾气。 二,凌子的娘家是个书香世家,知识分子是个得天下风气之先的群体。凌子父辈的海外关系,对凌子也是一个诱导。即使她老公舍不得独生子女离开,在这样的背景下也只有点头默认。
       想法和主张是抽象的思维,兑换成真,一般表现为简单的归类,这容易让人忽略其中的复杂艰难。不深入了解的人,以为凌子所为只是跟风而已。其实并不那些么简单。好比说,我为了孙女适应幼儿园学习,找了私立的机构过渡。这个举措表面上只是费用大小的选择,实际上要得到的是物超所值的预期。入个小小的幼儿园,我就被信价比高不高?花钱值不值?这些问题困扰。出国留学,无论对个人,还是对家庭都是重量级的大事。这既是对子女前途的筹划,也是对自己未来的安排。其中不确定因素扑朔迷离,可见拍扳决定之难。
       常言道, 谋事在人,成事在天。凌子是怀抱最好的结果去规划女儿的前途,为了子女有一个幸福的未来,也许她拿出了毕生的积蓄,还强忍内心相思的痛苦以及巨大的风险压力。对凌子而言,这相当于毫无保留地倾囊相奉,如此的牺牲精神,并非每个父母都能做到。戏词有,谁说女子不如男?凌子的表现就是现实版的戏文。无论今后的结果如何,我都要为凌子割舍儿女情长的果敢和气魄点赞。

支持(0中立(0反对(0回到顶部